沙雅信息门户网   首页   > 音乐 > ag真人娱乐平台一直输 - 与日方母公司分道扬镳?全家便利店的罩门

ag真人娱乐平台一直输 - 与日方母公司分道扬镳?全家便利店的罩门

ag真人娱乐平台一直输 - 与日方母公司分道扬镳?全家便利店的罩门

ag真人娱乐平台一直输,■ 撰文 | 颜菊阳

关注并置顶零售研学社掌握零售消费新闻

国内最大的外资便利店中国全家被自己的日方母公司告上了法庭。

彭博社5月14日报道,全家便利店日方母公司全家uny控股公司(familymart uny holdings co.)在开曼群岛法院起诉台湾顶新国际集团,诉讼缘由是顶新集团“没有公平分享全家便利店在中国地区迅速扩张所带来的收益”,要求顶新方面放弃在内地全家合资公司中持有的近60%的股份、交出经营权。

彭博社报道未能说明这是一桩2个多月前即已宣判的“旧案”。据顶新集团公关人士称,开曼群岛法院已于今年2月25日宣判日本全家败诉,所有诉讼费用由日方负担。而在判决前,顶新集团已在2018年11月底向国际商会仲裁院提告日本全家违约,并提出仲裁。

全家在华的经营,基本上已成便利店精细化运营的代名词。全家2004年进入至今,以超过2500家店的网点规模和销售额冠外资便利店之首。上海市场的领先更不用说。但是,与日方母公司的纠纷冲突一再升级,至少一定程度上让“完美”的全家,蒙上了一层阴影。

全家便利店的大陆经营方台湾顶新国际集团与日方母公司的关系爆僵,在便利店行业已有传闻近两年。媒体的报道显示了这场冲突的加剧。

全家便利店与日方的矛盾,要说到全家便利店较复杂的公司股权。全家的主体是上海福满家便利有限公司,这是一家合资公司,一共有5个股东——台湾顶新集团、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日本全家、台湾全家、中信信托投资。台湾顶新集团占股59.65%。

台湾顶新集团与全家日方的关系冲突最早出现在2017年。当其时,全家中国的经营开始实现持续性盈利。

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告诉《零售研学社》,“上海全家的经营开始盈利,日本全家方管上海全家收取牌誉费、技术支撑等品牌授权的’利润抽点’。上海全家也比较强势,或觉得费用过高不能给,一度跟总部关系闹得很僵,甚至传出要停止品牌合作的声音。”

知情人士称,这场争吵最后以全家日方的妥协,按下了暂停键。当时坊间有两种完全相反的说法,一种说法是,双方约定上海全家的牌誉费、技术支撑等总部授权抽点的收取延后2年,即到2020年再开始。另一种说法是,双方的品牌授权合作协议将到期,全家日方将以另谈续约来抬升品牌使用费价码。

全家日方曝光的合作条款称,顶新应向日本全家总部支付特许权使用费以及利润分成。诉讼文件显示,日本全家声称顶新试图将品牌使用费从1%降至0.3%或更低,并扣除7个月的特许权使用费。另一方面,顶新没有向其充分披露与合资企业有关的交易,因此日本方面未能全面了解合资企业的盈利能力。顶新方面则认为,全家收取的特许权使用费过高,是7-eleven等竞争对手平均收费的三倍。

实际上,双方商定的合作费率,外界并不掌握。

便利店业内人士告诉《零售研学社》,品牌特许权使用费是便利店品牌合作中必要的一个重要条件之一。除了品牌特许权使用费(也叫牌誉费),还有技术支撑费、研发费等,口径多种,收费方式也多种,具体计算方式和数字都属各家自有的商业机密,不对外。一般有收取固定费用的,也有按照销售百分比收取的。内资便利店有亏损一般不收取费用的说法,但日资便利店7-11则称,费用一般与是否盈利无关,无论赤字还是盈利都应该支付,除非额外约定之外。

对于台湾顶新集团提及的,全家日方收取的品牌使用费是同行7-11的3倍的说法,7-11中国方面人士回复《零售研学社》称,7-11品牌是美国公司的,美国公司又被日本公司所收购,7-11中国方确实也要向日本公司交品牌使用费,但费用具体数据并不对外。

按照日本全家和此前的韩国经营方光普集团同样的合作授权关系来看,全家日方收取的品牌使用费的确是一笔不小的钱。在韩国,全家品牌使用方是每年要按销售额的0.05%-0.25%上交日本family mart。

全家日方上诉法院要求台湾顶新集团交出经营权的无奈或在于,合资企业里,控股方具有绝对的话语权。全家便利店内地合资公司由台湾顶新国际集团控股,后者负责掌控经营。全家日方称,其拿不到真正的经营数据。

2009年,伊藤忠商事直接以7.1亿美元入股顶新集团取得20%股权,之后股权稀释到17.8%。台湾顶新集团在2013、2014年接连卷入食品安全风暴,企业形象跌落谷底,开始积极出售持有37%的台北101大楼股权,2018年7月由伊藤忠以6.65亿美元收购并完成交割,当时外界认为,顶新藉由换股模式将台北101出让给伊藤忠,拿回伊藤忠所持有的17.8%的顶新股权,已代表两公司分道扬镳。当时,坊间已揣测中国全家的归属就是下一个战场。

从时间轴上来看,全家便利店与日方母公司的冲突,实则已导致一系列鲜为人知的“内部震荡”。

最早是2017年全家便利店的一波中高层离职潮。涉及开发拓展、运营、后勤支持等核心岗位。其中包括在职多年的台湾籍老员工。

人事动荡,对于台资企业全家来说,不多见。因为,正是“人”,可说是全家在上海便利店市场独占鳌头的核心竞争力。

全家有一套独到的考核机制和企业文化。比如,全家的人事管理主张“人皆可用”。“全家基本上不放弃任何一个员工。”一旦有员工提出离职,主管领导会极力了解原由和几次三番劝导、说服,包括采取换岗等方式来让员工能长期融入。员工的高归属感,亦造就全家的强执行力。

此番中高层的离职潮,据说有两个肇因。

中国全家母公司是康师傅方便面起家的台湾顶新集团。2004年,台湾顶新集团从日本family mart株式会社获得全家在中国大陆的运营权。

“上海全家从筹备到早期开疆辟土至今的核心骨干,一大批人是跟着顶新集团从台湾来到上海的。顶新集团对大陆便利店市场前景非常看好,据说早早地给追随者画下公司上市、员工分股的大饼。

2016、2017年,资本热投便利店。便利店专业人才的空缺和身价均水涨船高。全家是便利店行业经营的no.1,核心岗位的中高层管理人才就成了同业挖角的香饽饽。

恰在全家内部,很多员工期盼的股权激励迟迟不见落地,一些说法更是称员工持股计划在2017年被叫停,公司上市计划看上去也很遥远。对比下猎头递上的薪资待遇条件,一大批的人就觉得没劲了,就走了。”

另一方面,就是顶新国际集团与全家日方的矛盾加剧,双方要决裂的态势,加剧了员工的离开。

全家便利店内部还发生了一件事。去年一度有多个信源告诉《零售研学社》,阿里、腾讯正在密切接近全家,合作谈判接近末期,全家便利的估值达20-30亿美元。

不过,到了年底,消息渐弱。接近的相关知情人士称,没有谈拢,除价格原因之外,全家股权的复杂,即顶新与日商全家的矛盾或许也是牵绊之一。

全家在日本不敌7-11,顶新集团在大陆,却将全家便利店做成了中国内地外资便利店市场的“领头羊”,超过7-11和罗森。尤其是在上海地区,将7-11甩得悬殊。早年,很多人总结上海全家的成功,和7-11的被压制,皆源于一个本土化、灵活创新,一个固守日资便利店模式、套路。比如全家迅速在上海打开便利店市场,就得益于便利店做量贩式的营销、促销,而日本全家便利店、包括7-11、罗森早前都很少做促销。

上海全家越本土化,本土化越成功,对全家日本总部的依赖性就越少。日方的技术支撑和品牌授权就显得鸡肋。同样的,上海全家和台湾全家的经营、店型等也都风格不同。

由此,当于自身似乎没有更多价值的合作,却要在日后源源不断拿走更多的收益,上海全家(顶新集团)想“单飞”的心应该只会愈加坚定。

一方面是规模庞大的抽佣,一方面还有经营方面的限制。

便利店业内人士认为,中国全家与日本全家总部的合作,应该属于品牌授权。最近三四年来,罗森在华大幅试行“大加盟商”制,借此快速下沉二三线城市,并实现在区域“紧追”全家的逆袭。全家便利店当时还在职任总经理的朱宏涛曾跟罗森相关高管坦言,全家很羡慕罗森中国能有的灵活性、自主权。全家也想做这样的模式创新,但全家苦于并没有在华的品牌授权资格。

从2018年开始,可以发现,全家悄悄地在“变”。长期观察全家的便利店业内人士倾向认为,这是全家在赢得暂缓的2年时间后,做的准备。

此前,便利店强调本质是“卖便利性”,讲便利店经营要回归便利本质。

而从2018年开始,全家在逐步引导消费者接受其已发生变化的品牌定位,即经营“味道商品”——全家便利店的主打不再是提供便利的茶叶蛋、包子、串串锅等顾客已感觉“不好吃”的便利商品,而是在无止尽地往商品提升上去做——全家的湃客咖啡“打”的是星巴克,在瑞幸咖啡等外卖咖啡跑马圈地之前,有2000个网点的全家,实质上是上海最大的咖啡连锁销售点。全家的面包、甜品,“打”的是原麦山丘这种专业面包坊。而日本全家的“微波食品”和肯德基味道是一模一样的。

更显著的变化是对“量”的追求。在全家便利店,顾客开始能看到门店开始大量地推网红商品,比如黑冰淇淋,比如椰子冻等;同时,门店加快商品的推陈出新的频率,每两周推一批新品,更换近百项商品,70%商品汰换出新;加大量贩式销售,货架一格一格往门口推,打折力度更大。

全家几乎开启了所有的全渠道销售通路。2018年也开始全线发力外卖市场,同时上线美团、饿了么、京东到家、百度外卖等多家外卖平台。

线下门店速度也不断提速。从2018年开始,全家提出了“每18小时新开一家店”的说法。

同时,过往低调,强调“便利店是做好基本”的全家,开始大谈全家的新零售布局,务实的台湾人开始在公开场合大谈新零售的“人货场时”。全家也开始进行无人智慧货柜的测试和投入使用。

“全家无非是做两件事,一是在不惜一切代价要把商品销售做大,把市场份额做大。二是开始在贴近市场最新的趋势’讲故事’,全家也在悄摸摸地希望能把曝光、市值做上去。”业内人士认为,从时间轴上来看,这是当时全家面对与日方冲突加剧的“两手准备”。

如此,到2020年品牌授权协议到期,无论是继续和日本全家总部合作,还是单飞、另寻“金主”,谈判上都能有更大的筹码。

而对于全家而言,最极端的结局,无非就是在中国市场不再使用“全家”这个品牌。即走上“换牌”的终局。

“换标、翻牌”在日本全家的海外便利店市场早有过先例。从2012年8月开始,当时在韩国的7500多家蓝绿基调的全家“family mart”便利店招牌全部被弃,相继被改名、换成紫色基调的全新品牌“cu”(cvs for you的简称)。而和上海全家的合作一样,日本全家在韩国也是以品牌授权、合资运营公司开始。

日本全家进入韩国只比7-11晚一年,而1990年到2012年,经过22年的发展后,全家在韩国已经超过韩国当地企业,成为韩国便利店市场的龙头,其后才是韩国gs25、7-11。随着全家在韩国规模越来越大,日本全家的抽佣开始为bgf零售所不忍。据称,日本全家2010年抽佣达到34亿韩元,2011年达到36亿韩元。2010年和2011年的股东分红都达到119亿韩元。另一方面,韩国对日资企业的抵制也使得经营方面受到限制。

韩国bgf零售集团在意识到不需要依赖日本全家后,经过和日本全家的协议,掌握了韩国全家的主导经营权。合资公司“普光全家”改为“bgf零售”主导。2014年,日本全家出价2.68亿美元卖掉其持有的韩国bgf零售”的25%股份,退出韩国市场。

与此相对应的是,2017年,上海便利店行业便有说法传出称,顶新集团在寻求收购上海本土的新便利店品牌,以为与全家日本总部“分手”后换标做准备。

一些便利店业内人士称,2017年在沪新开的“新一天便利店”或为顶新集团投资,因为其店内鲜食及盒饭便当寿司等产品供应商与全家便利店有较大的重合,店型风格都较相似。业内周知,全家便利店供应商一般并不对外。不过,新一天便利店向《零售研学社》表示否认,其称老板只是与同为全家便利店的供应商。

为“分手”着手准备,应该不是顶新集团的独角戏。冲突中,台湾顶新集团已显出比韩国bgf零售集团更强势、难管控的迹象。这也是在去年全家便利店频频传“卖身”、出手传闻的由来。无奈,市场没能给到一个令双方满意的价格。

顶新集团与全家日方的冲突,未来如何走向,目前难以定论。同样,对于双方而言,利弊也难断。业内倾向认为,全家便利店除了品牌商誉受影响,可能在实际经营中并不会受多大影响。毕竟,全家便利店在国内目前的现状,还不是“一只煮熟的鸭子”,更恰当的说法是“会下金蛋的鸭子”。

截至2019年4月底,全家便利店在大陆开出超过2500家门店,而上海地区就超过一半,而进入北京四五年,全家还只开出50家门店。北京便利店在去年10月11日刚刚下发“史上最大红利政策”,政策开闸,哪怕全家在北京市场复制上海的成功,也意味着一个近百亿的份额。当然,全家便利店也在遭遇更多中国本土便利店的快速成长、崛起,在很多城市,全家也难以复制上海的成功。

而从此次诉讼来看,全家日方决裂的态度显见,也因此使得他一定程度上会成为全家中国的增长“罩门”。日本全家便利店目前在全球大概有2万家便利店。但日本便利店增长基本放缓,中国便利店市场的无限增长,可预期的行业未来,并不是这么容易放弃的。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数据,全家便利店2018年的销售额为94.9亿元。end

文章出自公号商业观察家


上一篇:南通新增20家省级企业技术中心


下一篇:中国双航母群战力如何?5分钟放飞战机20架仅次美国